验钞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验钞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企业家为何冷落教授热捧李一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9:10:58 阅读: 来源:验钞机厂家

李一的聪明之处在于,他很清楚中国众多企业家的心理需求:钱赚得太多了以后,精神上变得空虚,寻求心灵的慰藉。李一于是打着道家的养生之道做幌子,不过同时,他的营销之道颇值得研究,笔者曾经花一个晚上仔细看了一遍他的网站(现在已经无法查看了),处处充斥着媒体报道、制作精良的FLASH,显然有专业团队的运作。

对于缙云山作为道教道场是否成功,笔者不想多作评判;但从商业运作上,李一及其团队在短期内相当成功。

近年来去一趟缙云山辟谷养生在企业界颇为流行,特别是名人企业家,笔者认识的两个企业家已经为“李道长”捐过款。李一出事后,不知道他们作何感想?

笔者不了解养生的个中奥秘,不敢妄加评论其科学性。但通电诊疗法、水中呆两个多小时,这些听起来玄乎其玄的事儿,令人难以置信。

笔者更不理解的是,企业家竟然信李一比信商学院教授更甚。

求神问仙之怪现状

改革开放三十年造就了一批白手起家的企业家,这些企业家中的绝大部分,是先富起来的一群人。除了“富豪”这样的名头之外,他们更像是一群符号式的人物,深刻影响着公众。

可他们中的很多人,经历过心力交瘁的创业过程之后,开始进入到迷茫状态中。

迷茫的结果就是,买豪宅、开豪车、买私人飞机、开游艇、去天上人间潇洒、在国外购买奢侈品一掷万金、上时尚杂志封面,甚至“迷信”儒释道,当然,去商学院读EMBA(或CEO班)也是其中的一项。

放眼望去,中国有太多的企业家沉溺于儒释道,希望用宗教的力量来慰藉自己精神上的空虚。

可他们对宗教的理解似乎太过于浅薄。以为通过打坐、站桩、念经、设神龛就能够让心灵平静下来,甚至对经营产生正面影响。

更可悲的是,很多商学院为了迎合这样的需求,还开起了相关的培训课程。这让那些兢兢业业进行教学和研究的教授们处于尴尬境地。

联想到前一阵看到一个商学院教授的小研究,针对读了两年EMBA课程的毕业生,总结收获时,最大的收获是“心灵的升华”。

这无疑也是对教授工作的莫大讽刺。难道学生们没有或者很少掌握到有用的知识?在笔者看来,MBA是一种职业训练课程项目,而EMBA则是针对那些没来得及,或根本不想上全日制MBA这种职业训练课程项目的企业家或者职业经理人的“补课”。

EMBA圈子的“怪圈”

EMBA在中国是个较为特殊的产物。由于企业家或者职业经理人选择全日制读书机会成本过高,很多人不愿意放弃工作而选择读书,因此催生出全球最大的EMBA市场。

很多商学院投其所好,将EMBA定义为圈子文化和关系效应,削弱了读书学习这个原本最重要的目标。

结果就是出现了商学院傍大款、大款傍大仙、大仙傍大款和商学院这样奇异的“生态圈”。

很多学校的EMBA项目也名不副实:学员上课睡觉,让秘书代做作业的事情并不鲜见;遇到不爱听的老师就罢课换个爱听的教授;下课学员组织饭局游山玩水打高尔夫,美其名曰游学。

原来一些EMBA学员还保持着主流的价值观,结果同学圈子里面,人人信奉发展人际关系、搞好圈子文化的宗旨,于是那些通常意义的成功者们(平均年龄35~40岁、事业有成、家庭无忧),从商学院里找到了一帮“道合”的朋友,经常组织活动,或干脆成立私募基金,或者集资炒股(但据笔者所知集资炒股票最后翻脸的居多),或者一起创业或者相互挖角。

从某种程度上说,EMBA市场的火爆给浮躁的商业环境蒸了一把桑拿。各大名校毕业的EMBA校友们还有一种归宿就是班房,亦不在少数,笔者就认识很多人现在出事了,越来越多的校友们因经济犯罪坐牢的时候,商学院还会将招收到多少个名气大、福布斯级的富豪生源作宣传吗?商学院的EMBA项目难道没有一点责任吗?

说到教授,他们不仅仅是上述所说的尴尬处境,也有很多只顾讲课赚钱(国内的商科教授短缺,现在的讲课费至少可达2万~3.5万元/天),或讨好学员作个独立董事或寻求咨询生意,无暇踏踏实实做研究、撰写案例(竟有教授一个“经典”的案例讲上5年不变)。

一个奇怪的现象是,海外商学院教授都愿意给全日制MBA上课;而国内几乎所有的商学院受欢迎的教授都不愿意给全日制MBA上课。个中原因相当清晰明了,不一而论。

“万恶之源”

EMBA的学费一涨再涨,国内一线商学院的EMBA学费已经达到两年40万元人民币左右;这还不够,有的商学院办起了“后EMBA”课程,面向毕业的EMBA学员,或者干脆办了CEO班,联手世界名校,学费更贵,更高端,时间更短,这样可以吸引“名人企业家”给商学院带来充分的名人效应,让这些名人成为商学院的校友,傍上名人企业家校友后,将来搞论坛可以以校友的身份邀请作为演讲嘉宾,成为商学院的代言人,有的商学院甚至吸引娱乐界的明星制造明星效应。

而商学院的校友会已经日益成为企业家聚集的地方,商学院院长在校友活动日总是最风光的,每到一地必然有很多当地有影响力的校友前呼后拥,像极了高端俱乐部的主席。

的确,在营销和吸引眼球方面,中国的商学院很具有创新精神,将这些精神发挥到了极致。

原因也不言而喻,钱好赚。让我们来算一算,60人一个EMBA班,每人40万元,招一个班就是2400万元。再看成本:就算学20个模块,每个模块以4天计算,总共要上课80天,其中最贵的是教授成本,按照每天3.5万元算,也只有280万元。去除其他费用,可以想见利润之高。

笔者认为,EMBA项目很有可能已经不经意间跻身最高利润的产品之列。国内一家杂志的市场总监透露,来自商学院的招生广告投放额多年来一直排在第一位,超过汽车和奢侈品广告的营收。

EMBA的持续升温,也让国外的商学院紧盯中国市场。很多“全球EMBA”项目不仅把中国作为重要的一站,来个“中国周”;有的商学院干脆通过与中国的院校合作办学开设EMBA项目,派几个教授定期飞到中国教学,嫁接EMBA项目落地,与此同时,国内的院校也争相与国外大学设立合作项目。

这样的现状,不禁让人想起汽车行业,中国的汽车行业寄希望于引进外资消化技术,不承想本土厂商几乎全军覆灭,唯有几家自主品牌在夹缝中顽强生长。

试想,如果只顾营销商学院而不是下工夫建设自己的教授队伍,只顾讨好教室里的学员而忽略做研究,若干年后商学院重蹈的也许就是汽车业的覆辙。

所以,我们不应该问企业家们为什么宁愿追随李一或某某法师,而不愿追随商学院和商学院的教授们;为什么宁愿研究《道德经》、《易经》也不愿有耐心研究商学院的案例。商学院应该问问自己,是否能够带给EMBA学员们真正的价值?(作者为商学院教育资深研究者)

西域英雄安卓版

富甲封神传内购版

血饮天下bt版

群英天下手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