验钞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验钞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毛求道之再遇魙鬼上-【xinwe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1:50:44 阅读: 来源:验钞机厂家

上一篇:《毛求道之鬼界篇》

“那就给我出去吧…吧……”

俊美道士略显怪异的语调徒然在毛求道背后响起。

毛求道还没来得及开口,只觉屁股股沟处传来一股巨大的冲击力,冲击力从屁股向上传导,脊柱的骨节传出啪啪的响声,就连脑袋都有点嗡嗡作响。

伴随着股沟如撕裂般的剧烈痛楚,毛求道连同他怀里那眼睛睁得大大的小暗月,如炮弹般被抛进了黑色裂缝。

黑色裂缝中,是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,毛求道和小暗月在黑暗中漂浮着,不知道过了多久,从某个方向传来了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力,形成了无形的洪流,毛求道和小暗月在这股吸力形成的无形洪流中,不断的翻腾,而周遭的一切也越变越亮,越变越亮……

这是一间破旧的寺庙,寺庙并不大,踏进庙门,就可以看到布满了蜘蛛网和灰尘的佛像,佛像的眼睛半开半闭,庄严肃穆,令人望而生畏。

佛像的正前方,一个灰衣僧人面朝佛像跌伽正坐。

这灰衣僧人的长相颇为平凡,可他那微微睁开的眼睛却异常的深邃,给人以道不尽之感。灰衣僧人的左边是用稻草铺成的席子,席子上躺着一个人,是一个道士打扮的青年男子,青年男子神情扭曲,手中紧紧的握着一把暗红色的木剑,胸口的道袍破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缺口。

忽的,青年男子握剑的手抖动了一下,紧闭的眼睛处,眼皮微微跳动。

(一)再见怪和尚

这青年男子便是毛求道,毛求道费力的睁开眼睛,光线照得眼睛刺痛,不知道是因为刚醒,还是因为在那无形洪流中的不断翻腾,此刻他的脑袋晕胀得厉害。

毛求道一边揉着发胀的太阳穴,一边冲着周遭打量,猛地,他愣住了,他看到了坐在他不远处的灰衣僧人。

“是你?!”毛求道吃惊的说道,他明明是在阿德娘亲的灵前死掉的,怎么就跑到这破庙里了,而且,眼前这灰衣僧人不就是那个曾经与自己并肩打阴兵的怪和尚么。

“道长,你终于醒了”灰衣僧人缓缓的抬起头看了毛求道一眼,本来没有一丝情绪的脸庞上多了几份喜悦。

“是你救了我吗?”毛求道问道。

“不是,贫僧没那个本事”灰衣僧人瞥了瞥毛求道胸口那拳头大小的缺口,“是一个女施主救了你,不,应该说救了我们。”

毛求道顺着怪和尚的眼光看了看自己的胸口,不看不知道,一看还真是吓了一跳——

原本,胸口心脏位置,拳头大小的窟窿已经不见,取而代之的,是一些奇异而扭曲的文字,宛如瓷器受到撞击时产生的裂纹,胸口那可怕的创伤上,仿佛被一层不知名的东西所覆盖,心脏的位置空洞洞的,阵阵可怕的缺失感从胸口的位置传到四肢百骸。毛求道全身微微颤抖。

他完全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声!

对了,人皮卷,毛求道猛然想起那被俊美道人称为地书的人皮卷,那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,可不能丢,他慌张的在腰间的袋子摸索了起来。

“你是在找一张写满诡异文字的皮状物吗?”

“大师怎么知道?”毛求道一脸诧异之色。

“不用找了,就在你的身上”怪和尚嘴角微微抽搐,死死的盯着毛求道那胸口心脏的位置,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这个和尚和道士之间,发生了某些微妙的事情呢。

“在我身上?”

毛求道看了看胸口那些奇异的文字,分明是人皮卷上的鬼篆无疑,不由得苦笑,怎么就跑到了自己身上来了呢。

如今的毛求道,人不人鬼不鬼的。说是人吧,却没有人应该有的心脏,说是鬼吧,哪有鬼的身体是温热的。

说他是张活脱脱的加大号人皮卷也不为过,因为他身上,除了裸露在外的皮肤外,几乎都布满了人皮卷上的鬼篆,胸膛,后背,胳膊,大腿,小腿都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鬼篆!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毛求道问道:“大师,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那天?方才昨晚发生的事,怎么就变成那天了”

常言道,天上一天,地上一年,可这地上一天,地下该多少年呢?毛求道不得而知,他只知道这地下的时间,是根据鬼魂生前所犯的罪恶来算的,自己不知道在鬼界晃荡了多久,到了人间之后,方才过去了一天。

怪和尚叹了口气,缓缓的告诉了毛求道那时发生的事情……

(二)事情的原委

说来也巧,魙鬼出现的那个晚上,怪和尚刚好路过王家村。

本打算找个地方借宿,不料,一踏进王家村便感觉到了一股非比寻常的怨气。

这股怨气,是怪和尚自出道以来见过的最恐怖的怨气,这股怨气不似以往遇到的怨气那般狂暴,反而是深沉无比,置身于这股怨气中,仿佛孤舟漂泊于浩瀚而深沉的大海之上,随时都有可能被大海一个不经意的巨浪所吞噬。

面对这股怨气,怪和尚甚至有种掉头就走的冲动,可他忍住了逃跑的冲动,理智告诉他,如果他走了,这村子里的人可就大祸临头了。

怪和尚凭着他迥异于常人的六识,不用多大功夫就找到了怨气的源头,可同时也看到了让他震惊的一幕——

那个曾经与自己并肩作战,力战上千阴兵的道士,被一个胸口长着恐怖怪脸的老妇掏出了血淋淋的心脏,鲜活的心脏甚至乎还在老妇枯槁的手上扑通扑通的跳动,那道士神情扭曲,眼睛瞪得大大的,脸上满是绝望与无奈!

顿时,怪和尚心中燃起一股无明业火,顷刻间占据了他的心田。

眼前这怨孽当着自己的面行凶,而且这受害之人还是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,怪和尚按耐不住出手了!

“昂~~~”

愤怒的吼声,如龙似虎,却是狮子怒吼,浩荡佛音席卷整个王家村,浩浩荡荡,绵绵不绝。

同时也惊动了,还握住毛求道鲜活心脏,胸口长着恐怖怪脸的魙鬼,魙鬼似乎很讨厌这浩荡的佛音,随手便将手里血淋淋的心脏抛进了胸口的血盆大嘴,缓缓的咀嚼起来,上端的嘴可没停着。

“唳~~~”

一声令人发毛的咆哮声从魙鬼的口中传出,宛如空气爆裂,震得怪和尚的耳朵嗡嗡作响。

咆哮声如石头落水荡起阵阵涟漪,弥漫在四周如海般浩瀚深沉的怨气,被这暴戾的咆哮声所引动,如巨浪般从四面八方朝怪和尚拍去,来势汹汹,绵绵不绝。

纵是怪和尚道行不低,也是被这怨气组成的绵绵浪潮拍得五脏六腑翻腾,胸口一甜,“哇”的一声吐出一口闷血来。

憋屈,实在是憋屈,在自己擅长的方面竟输给了对方,怪和尚看了看毫发无损的魙鬼,再望望倒在血泊中的毛求道心中不由得凉了半截,今天怕是要步躺在地上那位道兄的后尘了。

也罢,即便是飞蛾扑火,也不能临阵脱逃。

怪和尚硬扛着受伤的身体双手结着复杂的手印,一脸毅然之色,这怕是要使出以命搏命的招式。

若是毛求道还没死,肯定不会让他这么做。不是怪和尚的道行不够,是因为对手是万法不沾身只怕天雷的魙鬼,即便是以性命为代价使出惊人道术也无济于事啊。

而在这剑拔弩张的紧要关头,杀出了一个程咬金——一个身着红衣的妖艳女子。

红衣妖艳女如鬼魅般,出现在了魙鬼的身后。

怪和尚不由心中一紧,光凭这无声无息出现在魙鬼身后这一手,就足以知道这个突然出现了的红衣女子不简单了。

是敌还是友?怪和尚额头不由得渗出颗颗黄豆大小的汗珠子。

不待怪和尚再加思索,红衣女子出手了——

如藕般的玉手如毒蛇般探向魙鬼的心脏,似慢实快,刹那间,洞穿了魙的心脏,从它胸前的血盆大口穿出。

然而,这如电光火石般的一击,却没对魙鬼造成任何伤害。

魙鬼的老妇头颅生硬的转到背后,冲着红衣女子诡异一笑,脖子如弹簧般猛的弹出,伸得长长的,老妇的头颅裂成了数瓣,宛如一朵绽放的血色菊花,一开一合,白色而略带红色的粘稠汁液粘连于各瓣之间,极为恶心地朝着红衣女子咬去。

不料却咬了个空,红衣女子不知何时离开了魙鬼的身后,出现在了魙鬼的正前方,玉手一扬,一股极端霸道的气息徒然而起,浓烈的黑气源源不断的从她宽大的衣袖中涌出,黑气宛如黑色怒龙直朝着魙鬼胸口的血盆大口奔涌而去。

是尸气,虽然黑气不是朝着怪和尚袭来,可怪和尚依旧被这尸气镇住了,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霸道的尸气,只是接触到这尸气散发出来的气息,他便感到自身仿佛置身于尸山血海之中。

魙鬼似乎知道这股霸道黑气的可怕,不敢硬抗,胸口的血盆大口发出了一声比刚才还要剧烈的咆哮。

“嗷~~~”

如果说,刚才的对付怪和尚的怨气是巨浪的话,这时的咆哮声所造成的怨气冲击就是海啸了,弥漫四周的怨气海洋上,掀起了毁天灭地般的海啸!

霸道的黑色怒龙与无形的怨气海啸剧烈碰撞,尸气与怨气狂暴的翻腾,周遭的空气如一锅炸开了的水不时传出刺耳的空爆声,眨眼之间,尸气与怨气冲击产生的余波整个灵堂夷为了平地。

怪和尚用尽全力方才保住了一身衣物,暗忖道,眼前两个家伙真是强得令人瞠目结石,怪不得,刚刚自己一招就败在了那个胸口长着恐怖怪脸的家伙手上。

在巨大的冲击后,尸气和怨气四散,布满了整个空间。

红衣女子负手而立,隐约间透露着慑人的霸气。

魙鬼则咔咔的磨着牙,魙鬼似乎开始正视眼前这个对手了。

四周的空气似乎因为这两个怪物的对峙而有点凝固。

忽的,四散布满四周的尸气和怨气不知道受到了什么东西的牵引,缓缓的转起圈来,越转越大,越转越快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,漩涡的尖端竟指着毛求道躺着的地方,缓缓地没入毛求道的身体。

肠癌免疫治疗费用

nk细胞输一次多少钱

NK干细胞治疗